踹门记

2020-05-22分享

听街道黄阿姨的反映,这两天他们那个单元三楼的一间出租房搬进了新的住户,小小的两房一厅居然住有十几个人,而且都是...《踹门记

听街道黄阿姨的反映,这两天他们那个单元三楼的一间出租房搬进了新的住户,小小的两房一厅居然住有十几个人,而且都是一些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,有男有女。他们总是早出晚归,一回来房间里的动静就很大,吵得四周邻里不能正常休息。大家也不知道他们是干什么的,总觉得这些人晚上都在往外面丢东西,邻居们怀疑他们可能白天在市中心偷东西,晚上回来在房间里收拾赃物,不要的就丢在外面垃圾堆里,讲的神乎其神的。黄阿姨想了解一下他们的情况,好不容易碰上一个年轻人回来,跟他打招呼,但他却不搭理黄阿姨,黄阿姨上前拦住他问情况,但他除了摇摇头晃晃脑袋之外就是跟黄阿姨大眼瞪小眼,啥也不说,搞得黄阿姨很郁闷。黄阿姨还上楼去敲过几次门,但都没有人开门,之后黄阿姨向这间出租房的房主了解情况,才知道这些承租人都是聋哑人,这样一来加重了黄阿姨对他们的怀疑,于是把情况报到我这里来了。但通过我的调查,没有发现邻里们所讲的情况,看来人民群众的眼睛固然是雪亮的,但人民群众的想像力也是十分丰富的,这回要亲自上门才行了,不然是了解不到什么东西了。

黄阿姨讲这些人要很晚才回来,所以我晚上十一点多钟才过去。我抬头看到三楼那间出租房灯光很亮,里面应该有人在,黄阿姨说刚刚有一个住在里面的人回来,现在上去正好合适。楼道里没有灯,我打着手电慢慢的来到三楼,时下正好是大暑前后,楼道里很闷热,我早已汗流浃背,我心想早点了解清情况就回家去吹空调了,可我想得太美了,敲了几分钟的门,但没人开门,那门是铁做的防盗门,手敲痛了。于是我用耳朵贴着门往里听,明明听见里面有人的动静,但怎么敲都不开。实在太渴了,我下楼到黄阿姨家里喝了杯水,黄阿姨家在一楼,门窗都对着过道,我和黄阿姨坐在房间里聊天,这时正好有一个二十左右的小年轻经过窗口,黄阿姨说这个也是住在那里面的,我想叫住他,但那家伙好像没有听见,径直走上了三楼,我跟上去在楼下喊了几下,看着他打开三楼那房间的门进去,但就是对我一点反应都没有,连看都不看我一眼。

奇怪了,虽然说现在的警民关系不太好,但也不致于这样吧,你不理我其马也要看我一眼啊!黄阿姨在也在一旁跟我嘀咕,说上次她也是遇到这种情况。我冲上三楼,天气闷,心更闷,照门就是一脚,一脚不够又来一脚,这回声音可大了,估计整栋楼的人都听到了,当时晚上十二点多了,我也没顾得了那么多,可是还是没有人来开门。于是我双手扶住三楼楼梯转角的平台栏杆,身子向外倾斜伸着脑袋朝那房间的窗口看,里面确实有人影晃动,但他们就是不给我开门,我又踹了几脚,我的脚心也开始发麻了,门四周的腻子也震下来不少,但他们不但不开门,这回连灯也关了,我气归气,却无可奈何,只好回黄阿姨家歇歇脚。我休息电所里,叫兄弟过来把门弄开,但回头想想我还是先向房主了解情况,再叫房主过来开门,省得兴师动众。黄阿姨找到了房主的电话,房主在电话那一头向我做了解释,说这些人都是聋哑人,平时自己来也叫不开门的,因为里面的人就算天塌下来也听不见,只有发短信给其中的一个年纪较大的女人,他们才会开门。原来如此,居然有这样的事,这也太聋了吧,天塌下来怎么办!后来我叫房主跟那个女的约好时间,说第二天早上民警就上门,8点准时!

第二天早上我来到那里,房门是开着的,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已经在那里等着了,我想向她说明昨天晚上的情况,刚开口说了两句她就又摇头又摆手,示意她听不见也说不出,之后她把笔和纸交给我,还对我打手势,我看不懂她的手势,但明白她的意思是要我把想说的写下来。我把昨天的情况简单的写了下来,她看了表情很尴尬,连着在纸上写了几个不好意思。接着她把几张身份证拿给我,原来她也早就准备好了身份证,他们一共十个人,其中六人有身份证,三个人的身份证不见了,还有一个昨天离开了,把身份证也带走了,我核对了一下没问题,把身份证还给那女人,看身份证那个女人的年纪其实跟我走不了多少,但年纪好像比我大十岁,很苍老的样子。我用笔问她,其他人到哪里去了?她用笔回答我,都去市中心卖小工艺品了,说完她从房间里拿出了一大把做得很精美钥匙扣,示意他们就是卖这个,我进房间看了看,床上地上都是这玩艺。女人说这都是他们自己加工制作的,他们靠这个过活。她还说,她跟另外一个年纪大一些的男人带着其他人,他们两个平时就算是那些孩子的家长了,女人边说边要把一个钥匙扣塞到我手里,我没要。我用笔跟女人讲了周围居民的投诉,说到如果他们再不注意就只能请他们另找地方时,那女居然想要哭出来了,看来她是怕不能在这里住了,我说有什么事多跟黄阿姨说应该没事,女人居然双手合什向我作揖,天!至于嘛!难道他们偶尔也去乞讨?我带她去见了黄阿姨,把他们的情况跟黄阿姨讲了,说可以通过笔纸交流,还要女人把手机给了黄阿姨。我交待了办证登记的事情给黄阿姨就回去了,不久就办好暂住证给他们送过去了。

第二次登门在不久之后,因为当时在市中心出现了一些聋哑人强行乞讨的事件,说是有一些聋哑人在市中心一带行乞,一个商铺接一个商铺的乞讨,如果店家不给钱,他们就在门口跪着,有时可以跪上一整天直到你给钱为止,让你作不成生意!我知道以后很担心,怕他们就是专门干这个的,于是上门去找那个女人,这次在的人到的比较齐,女人很热情,拿出吃的招待我,我开门见山的跟她讲了这个事情,她说他们只是卖这些工艺品,不干这种事情,但他们这个圈子里也有坏人,有几个聋哑人,也是在市中心活动的,就经常问他们要保护费,还欺负他们。我记下了这个,要她有情况随时跟我联系,结果还真吓跑了几个上门要钱的。(这种人难处理)对他们我还是总放心不下,说觉得他们有可能去做那种乞讨,虽然女人跟我说了几次他们是靠手工攒钱的,但卖这些东西真的是养活他们嘛?

没有多久,他们就搬走了,看来生意不是很好做,而且听说房主也不愿意再租给他们了,觉得他们麻烦!他们到底有没有干什么违法的事情我不想再深究了,走了就走了,我只希望他们有饭吃有衣穿,社会给我们的生存空间已经越来越小了,而对于他们来说就更小了。


Tag:门记

下一篇:大雁塔的故事
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帮助 | 网站地图 | 免责声明 | 版权声明 | 建议留言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