学校惊魂

2020-05-21分享

今天,是我父亲陈英先生逝世53周年的忌日,我遥望着西南方——那是大邑县新场古镇的方向,...《学校惊魂

今天,是我父亲陈英先生逝世53周年的忌日,我遥望着西南方——那是大邑县新场古镇的方向,这是一个曾经令我欢乐,也曾令我悲伤过的地方。1953年我曾在新场小学读过最后半期的六年级,度过了小学的快乐生活;1958年父亲病逝于新场小学,我领略了青年时代丧父的悲哀。那时,我己在四川省邛崃师范读书。没料,父亲大难未死,却病亡于新社会。这不由我想起了父亲讲给我听的令他惊魂的一幕。

那是1949年农历冬月初八的~。那时,我是元兴小学四年级学生。

头天下午刚刚放学,半路上便遇到无数国民党军队从大邑县唐场方向朝着元兴场开来。这些军队行进在田野小道上,密密麻麻,宛如长蛇阵,根本难以见其尾。我十分惧怕,低着头跟着小伙伴门加快脚步向着我的家陈河湾走去。这支是蒋介石嫡系胡宗南的部队。他们从成都败阵下来,途经新津县,准备转道大邑县的高山乡和元兴乡,再走邛崃县逃进雅安而入西藏作垂在挣扎。

我刚来到家门外,便见有许多大人聚集在我家门外正在议论此~。议论的中心是元兴场要打仗,原川康边游击纵队斜江支队将要配合解放军消灭这支国民党部队。这真是苍天要亡国民党,可能这也是定数。元兴场正是川康边游击纵队斜江支队司令员王汉卿的故乡,王汉卿司令员安能错过这为党、为人民建功的良机?

我连忙走进家门,见一大家人都围着奶奶,正为父亲的安危担心。因为,父亲只有三弟兄,父亲排行老三。我的大伯父己病逝多年,四爸又在今年农历九月初六被大邑县保安团杀害。家中只剩下父亲一个顶梁柱——唯一的一个大男人。

“奶奶,快找人去把三爸接回来嘛!”二姐陈桂英——大伯父之女对奶奶说。

“乖孙女,你三爸肩负重任,不能回家!”

是的,父亲肩负总务工作之责,有责任保护学校财产。又是本乡之人,不能弃校求平安。再说,斜江游击队司令员王汉卿在此任教时曾对父亲说过“陈英老师,这个学校迟早是人民的,是共产党的,你一定要照管好学校财产!”

奶奶出生于邛崃县傅安乡谢沟边一个大户人家,知书识理,有知识、有教养且深明大义。在我们这个林盘里威望极高,深受敬重。在我们这个大家庭中,奶奶的话就是命令,无论是谁都不敢不听。听罢奶奶的话,没有人再敢提去接父亲回来的~。

“观音菩萨,请你保佑我儿他爹平安无~!”我母亲在一旁嘟哝着为父亲祈求平安。

这夜,奶奶坐在床上,我们一大家人就围坐在奶奶的寝室内,久久不愿离去。

“快半夜了,都回去睡吧!”奶奶下逐客令,“是祸不是福,是祸躲不脱!”

这一夜,我也不知什么时侯才睡着了。等我醒来时,天己大亮。听见屋内有人在大声说话,我连忙穿上衣服下床去看。

原来,国民党的军队投降了,是父亲托人回来向奶奶报平安。并将~情的经过一一告诉全家人。

昨天下午,国民党的军队开进了学校。老师们一见,各自离校而去。学校除父亲而外,还有一位曹民立老师;曹老师的家就在元兴场街上,有意留校陪伴父亲;因为,父亲也曾教过曹老师;另有戴俭德、周林甫和石应堂三个住校学生。这师生五人经国民党士兵一一搜身后,全被赶到我父亲的寝室内。父亲的寝室在面向校门的右边,离校门约四五百米左右远。

“大家不用担心,我们是手无寸铁的老师和学生,那些士兵不会开枪伤害我们;再说,游击队的王司令员知道我的寝室,他一定不会把大炮吊到我寝室的房上,他一定会保护我们的安全!”父亲安慰大家说。

当然,大家心里都明白,这些都是宽心话。俗话说,枪炮无眼。什么~情都会发生。~己至此,只能听天由命!

这夜,天还没亮。元兴场和学校周围响起了激烈的噼噼啪啪,咚,咚的枪炮声。父亲他们五人都未脱衣服坐于床上,一头坐两人,一头坐三人,盖着被盖头枕于膝上而眠。闻听枪炮声,父亲早已胸有陈竹,立即指挥大家下床,钻进床前的一张方桌下躲起来。接着,父亲便将两床被子铺在桌面上,又拿些未穿的衣服放于桌上,也躲到桌下,以保平安。不过,桌下的空间实在难以容下五个人。为了保证学生安全,父亲和曹民立老师只能将头躲进桌下,大腿留于桌外——顾头不顾脚。不多一时,只听得“咚”的一声巨响,房子也好像在抖动。一颗炮弹大概落在了学校厨房旁边,离父亲的寝室约有两百米远。这才是,一场虚惊!

炮弹是游击队吊的,指挥吊炮的是游击队的得力干将王旭明。他对炮手说:“大炮不能吊到学校后面的左边,左边的大房子内是陈英老师的寝室,陈英老师和他的学生一定躲在他的寝室内!”

正是王旭明这句话,师生五人方才幸免于难。

当游击队的炮弹吊到学校的厨房旁边不久,有人来敲门。室内的师生顿时紧张起来,不知是祸还是福?另外四人都不约而同地将目光注视着父亲,看父亲如何处置?这五人当中,唯有父亲年岁大。曹民立老师虽是老师,刚从学校毕业不久,年岁大另外三个学生一两岁。无疑,父亲既是他们的老师,又是他们的领导。此时,稍有不慎,将会危及四人的安全,造成终身遗憾。

“哪位?”听到敲门声,父亲壮着胆子问。

“陈老师,我是这个部队的连长,有~想麻烦你一下。请你开门,可以么?”外面的连长回答。

父亲听罢回答,知是一个有教养的军官,不会伤害这些师生。于是,便从桌下钻出来,并示意众人勿怕。走上前去,将房门打开。这个国民党军官匆忙走进门来,满脸惊恐之色,军帽上己没有帽徽,大概是扯来丢了;进得门来便半左侧着身子,忙用右手拍着右边的屁股,请求父亲用小刀在他右腿侧边的棉裤腰上划条口,他有用处。父亲便叫曹民立老师出来代劳,曹老师按这个军官的要求用剪刀剪了一条口。军官连忙从衣袋内拿出十个银元,要曹老师给他塞进棉裤内。这大概是他戎马一生的积蓄,他己在为明天的生计着想。曹老师按他要求,一一将银元为他藏好。军官苦笑着点点头,以表感谢。

“陈老师,有无长三四尺的竹杆,给我一根?”军官问。

“我只有长一米左右的教鞭,可以用么?”

“也可以用。”

父亲将教鞭给了他。

“陈老师,你是一个心地善良的好老师,一定有好报!不像我们这些当兵的,不知死后尸埋何处!”说到这里,这个军官落泪了。

“连长,我看你也胸怀慈善,定有好报!”父亲安慰他。

“谢谢你的祝福!”军官边摇头边说。说完便将浑身衣服脱下,

又将贴身的白衬衫脱下,扔于地上。再穿上其它衣服,将扣子扣好。

“陈老师,再见!”军官拿起教鞭,将白衬衫放到教鞭的另一端上,走出门去了。

很明显,这个连长要向游击队和解放军投降。室内的师生五人欣喜若狂,一颗悬着的心终于放进了肚内。

不多一时,外面的枪声顿息。

父亲呀,你的儿子永远忘不了你这位好父亲、好老师!

文/陈俊


Tag:学校 , 惊魂

下一篇:大雁塔的故事
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网站帮助 | 网站地图 | 免责声明 | 版权声明 | 建议留言 |